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3章你和我哥是不是吵架了?

    盛世斋屋内,云朵换上了卓景龙新买来的旗袍。

    是定制款,而且还是改良式的。

    除了保留旗袍原本的风韵,还加入了时尚元素,就算搭配平底鞋也一样能穿出感觉。

    卓景龙打量着她,眼中透着炙热的光芒,但他只夸了两个字:“不错。”

    云朵并不在意。

    被人少夸两句又不会死。

    再说她真的不在意自己是否美丽。

    “最近有心事?”卓景龙看出她情绪不高。

    云朵轻轻摇头,“就是挺忙的。”

    这是实话,她最近忙着制作那两百盏宫灯,的确忙的不亦乐乎。

    不过说没心事是假,只不过她放下了而已。

    卓景龙心里有些没底。

    前阵因为化验结果没有出来,他来盛世斋的次数明显减少,最多晚上打来个电话问候下。

    她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应该会觉得不舒服吧?

    想到这里,卓景龙提议,“我们中午出去吃吧。”

    “不用了,等卓小宁他们走了,我打算小睡一会。”最近她忙的连睡眠时间都变少了。

    卓景龙好脾气的笑了笑,“要我留下来陪你吗?”

    “不用了,你忙去吧。”

    卓景龙觉得肝疼。

    他有些后悔,自己最近一段时间究竟在折腾个啥?

    因为一幅画,让他担心了些没有影的事,结果反把他和朵朵的关系弄僵了。

    卓景龙有点心虚,所以他态度相当好,耐心的哄着她。

    云朵态度也不错,可以说是礼貌之极。

    就连一旁的陈军都看出问题来了。

    不对啊,云小姐客套的有些过头了。

    简直就像是……在跟客户说话。

    “经年周五回来,我们晚上一起出去吃个饭?”卓景龙提议。

    “周五晚上我们还要忙,经年也能帮些小忙,还是不出去了。”云朵拒绝道。

    卓景龙:“要不我周五晚上来帮你画灯扇?”

    云朵客气道:“不用了,我们这周五晚上做的是灯穗。”

    卓景龙还想再挣扎一下,“要不我也来跟你们学编灯穗吧。”

    “现学的话怕是来不及,改天再教你。”

    卓景龙:“……”

    真的是心力交瘁,卓景龙词穷了。

    他想不出还有什么方法能让她答应让自己留下来。

    “你在生我的气?”他终于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尽管他前阵伪装的很巧妙,她应该还是觉察出了他的细微变化。

    云朵嘴角微扬,“我怎么会生气,你想多了。”

    “那你为什么都不肯看着我?”卓景龙强行凑过去,用手捧住她的脸,逼她正视自己。

    云朵先是害羞的垂下眼睛,但是卓景龙不肯放开她,她只好缓缓抬起眼睛,望着他。

    琥珀色的眸子里倒映着他的影子,令人心动。

    卓景龙看着她的眸子,心却沉了沉。

    她眉眼透着纯澈,除了一丝害羞外,她的目光坚定,看着他的时候不带一丝感情。

    卓景龙心里咯噔一下。

    他好不容易才诱得小丫头对他有了好感,结果因为一幅狗屁的画,把这一切全都毁了。

    他疑神疑鬼导致她对他的好感回归到最初。

    不,甚至连最初都不如。

    心火烧的卓景龙肝肺一阵阵的抽疼。

    可他只能忍着,面上还要陪着笑,“都怪我工作忙,没有时间陪你。”

    “没关系,反正我们也只是契约关系,我不会当真的。”云朵道,“如果你没什么事就回去吧,今天难得能好好休息,明天还要开工。”

    “真的不用我陪?”卓景龙耍起了赖皮,“我走了你该不会哭鼻子吧?”

    “你以为我会像她一样?”云朵突然冒出一句。

    卓景龙和陈军全都愣住了。

    “她”?

    “她”是谁?

    云朵说完这句话脸上表情毫无变化,她乖巧的坐在那里,随手还扯了根红绳编起了灯穗。

    卓景龙脑袋嗡嗡直响,“你,你说谁……像你一样?”

    云朵手指灵巧的上下翻飞,一个个精巧的吉祥扣在她的手指间诞生:“没什么,我随口一说。”

    卓景龙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接后面的话。

    问她都知道些什么?

    也许她真的只是随口一说……

    还是她看到了什么,或者有人对她说了什么。

    卓景龙看向陈军。

    陈军明白他目光的含义,他微微摇头,表示:我从来没有把那件事告诉云小姐。

    卓景龙相信陈军绝对不会说出去。

    “那……我先回去了,晚上再给你电话。”卓景龙干巴巴道。

    云朵放下手里的灯穗,“我送你。”

    “不用。”卓景龙拦住她,手无意中碰到了她的手。

    云朵愣了一下,“你生病了吗,手怎么那么凉?”

    卓景龙艰难的扯出一个笑,“没有,我挺好的。”

    云朵也没再说什么,看着卓景龙和陈军离开盛世斋。

    院里的卓小宁看见他哥从正屋出来,惨白着脸离开,他不由得皱了皱眉。

    拍摄完毕后,他换回衣服过来和云朵说话。

    “你那徒弟被我刺激到了,他不会寻短见吧。”卓小宁打趣。

    “不会,最多这件事会变成他的黑历史。”云朵回答。

    卓小宁见四周无人注意他们,压低声音:“我哥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云朵不解状。

    卓小宁眼珠转了转,“刚才我哥出来时脸色不好,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没有。”云朵摇头。

    “奇怪,我哥怎么会那个脸色。”卓小宁抱着肩膀喃喃自语,“看样子就像刚刚失恋,当年他被欧阳惠甩了就是这个样子。”

    云朵不动声色。

    卓小宁嘀咕了一阵偷眼打量云朵:“小嫂子,你跟我说实话,我哥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了?”

    “没有。”

    “我才不信。”卓小宁鼻子哼了声,“一定是我哥那个笨蛋又办蠢事了,你等着,我去教训他给你出气。”

    云朵想要阻止卓小宁,但他根本不听,气哼哼的走了。

    离开盛世斋后卓小宁给卓景龙去了个电话。

    卓景龙刚接起电话卓小宁劈头盖脸的就是一句:“哥,你是不是欺负小嫂子了?”

    “没……”卓景龙刚吐出一个字,卓小宁噼里啪啦就是一通。

    “哥,你别觉着小嫂子年纪小什么都不懂,她可比欧阳惠那货懂事多了,你要是错过了她这辈子就等着打光棍吧。”

    卓景龙气的直咬牙,“你小子连女朋友都没有,还教训起我了?”

    卓小宁哈地一声,“没有女朋友是因为没有合适的,要不然这样,你把小嫂子让给我?”

    “卓小宁,你想死是不是?”卓景龙声音不自觉的冷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