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巫山妖棺 第三十九章 白龙罩玉骨

    胖子嘶了一声,又看了眼闪电形的瀑布,道: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不对劲,这水从哪儿来的

    老胡道:这确实与地理现象相违背,但在风水里,有一个局叫龙吸水,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地下水被凭空抽起来,形成一道无根瀑布,瀑布从顶端流出,将山整个罩住,称之为白龙罩玉骨。而这条瀑布,不知是巧合还是人为,恰恰形成了一道闪电,闪电在五行里数金,金又生水,所谓电闪雷鸣风雨至,这道闪电形的瀑布,使得此地水汽冲天,将一条瀑布硬生生造出了江海翻腾之势龙横卧玉骨俊秀江海汇与山前,此地风水之绝妙,是我生平未见,说它是神仙斗,绝不为过,就是神仙到了此地,也舍不得走啊。

    我听老胡这一番讲解,顿时心荡神驰,道:胡哥,既然这地方如此神妙,估计仙丹也有望了,如果不能直接上去,那该怎么走

    老胡点点头,道:这地下水被凭空抽起来,整个山峰的中心,必然有一道中空之地,水从这个地方冲上去,再由峰顶倒灌而下,冲击力十分惊人,我们根本不能妄想从那里进去。不过如果有人在这里修墓,墓不可能修进龙隐峰里,他想借这里的地穴之气,就必须找水汽最旺之地。

    水汽最旺之地

    我目光瞄向眼前的水潭,白龙入潭,水汽最盛之地,岂不就是这里

    难道那斗,修建在水下面

    胖子显然也回过味儿来,将目光停在了流光溢彩的水潭中,嘴里啧啧有声,道:我说老胡,这陵墓修建,最忌讳的就是进水,谁敢把墓修进水里大概是想到了汪藏海的海底墓,胖子又换了个说法,道:就算能修进水里吧,这不知过了多少年,早烂了。

    老胡没好气的说道:谁说它是修建在水里那修墓的人,估计自己都走不了正门,所以他要想进去,就必然要从水底打洞,而且你有没有发现,咱们一路走来,河里有很多鹅卵石,但岸边反而很少,这说明什么

    我一想就明白过来,心中也不由一喜,道:这说明,河水有过上涨的迹象,但在修建陵墓之初,这个水潭或许并没有这么深。换句话说,修建陵墓时,入口是在水面之上的,只是现在,入口已经由于水位上涨而淹没了。

    老胡含笑点头,道:不错,这个神仙斗的入口他指了指瀑布下方,道:就在水下的山壁里,那里肯定有开山的墓道。

    我们都没料到这次会有水下作业,因此没有准备下水的装备,但按照老胡的推测,河水并没有上涨多少,也就是说,那个墓道口,或许离水面并不深。

    胖子立刻提议马上下斗,我打断他,道:咱们这两天根本就没有好好休息,现在已经是正午,你们摸金派不也有白天不下斗的规矩吗我看不如休整一天,等到日落时分再进去也不迟。

    我这提议,立刻得到了老胡的支持,他年轻时因为违背父亲的意志,活活把老爹气死,因此现在更加讲究规矩,他本来就不愿意白天下地,我这么一说,再结合实际情况,立刻就这么定下来了,

    我们将气垫充了气,直接放在水潭边休息,一转头就能看见白龙飞啸目眩神迷的景致,如果不去看那些枪支和下斗的装备,就跟旅游差不多了。

    伴随着轰鸣的水声,我们一觉睡到了下午,体力大好,便收拾好东西准备下水。闷油瓶和老胡身上毕竟有伤,所以我和胖子先下水,侦查具体位置。

    这潭水十分冰冷,现在又是十月份,一跳下去,寒气就直往骨头缝里冒,越往山壁的方向游,水流的冲击力就越大,瀑布的水从上面直接打下来。等到游的近了,我和胖子几乎都稳不住身形,更别说睁开眼睛了。

    最后我一咬牙,冒出水面,冲胖子吼道:潜深点,从下往上。先潜入水下,避过瀑布的冲击力游到石壁边,然后再慢慢往上搜寻,但这种方法,对肺活量的要求很高,因为这意味着,我们要在水下闭气更长时间,同时体力消耗也会加大,一不留神,就有溺水的危险。

    胖子大概不想这么麻烦,也没回我话,试着又硬冲了几下,都被水浪给打了回来,在雪白翻滚的水流里连呛了好几口水。老胡他们在岸边看着,最后冲我俩喊话:行不行,不行先回来,咱们再想办法。

    胖子抹了把脸,没理老胡,问我:天真同志,能不能坚持,不行的话胖爷一个人下去,胖爷的肺比你大。

    我道:肺活量不是由肺的大婿定的,如果你肺太大,那是肺气肿肺心病,要去医院治。

    胖子骂了句娘,深吸一口气,猛的扎进水里,我朝岸上的老胡和闷油瓶比了个的手势,便也吸了满肺的空气,一头扎进了冰冷的水中。

    一进水,我也不睁眼,直接就往下游,等感觉到水流的冲击没那么大之后,才睁开了眼睛。我们没有水下作业装备,所以只能打着冷烟火下水,而且这种不是水下冷烟火,因此一到了水里,光芒骤减,仅仅能照亮一米左右的范围。

    水下虽然没那么激烈,但仍然受到上方瀑布的影响,水流有些紊乱,就在我前方不远处,也有一个绿色的光团,我知道是胖子,便朝着他游过去,两人争分夺秒,往山壁的位置游。

    很快,我们摸到了山壁,兵分两头,开始搜寻开山墓道。

    水下光源有限,加上搜寻范围又大,我们找起来很困难,就在我觉得自己快要憋不住时,眼角突然瞥到了一个东西,似乎是一条铁链。

    我赶紧挥了挥手中的冷烟火,冲胖子打信号,示意他过来。趁着还有气在,我一蹬腿往上游了一米,这时我看清了,那确实是一条铁链。

    铁链已经烂得差不多,山壁上雕刻着一个怪模怪样的兽头,链子的末端就嵌在兽嘴里,另一端不知通向何处。我赶紧顺着铁链往上摸索,戌时,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长方型的入口,就如同一扇门的大小,门前是无数交错的铁链,人根本钻不过去,仅有手能探进去。

    我将铁链往一边扒拉,将头探进铁链的缝隙中,打着冷烟火摸索,发现摸到的是一面光滑的石壁,不过这石壁和周围的山石颜色虽然像,却还是有些差别。

    仔细一看,上面居然还雕刻着简单的壁画,全是一些鱼虫走兽,不过模样都有些怪异,不像是现实中的动物。我敲打了下石壁,很厚实,而且传不出任何声音,看来这唯一的入口,在墓主人下葬后就被封闭了。

    我不禁心下一沉,不过想想也是,没有谁会留这么大一个入口让人来钻,况且入口又近水,为了避免水汽的侵蚀,肯定会做些防护措施,估计这条开山墓道堵的很深,没准洞口还浇筑过铁水。

    这时候我已经有些憋不住了,便准备退出去再做打算,没想到身体才刚一动作,脖子却突然被铁链卡住了。

    我为了能看清铁链后面的入口结构,将头和手卡进了几条铁链之中,这些铁链相互之间收的并不紧,因此我也没在意。但此时,铁链却突然收紧了,仿佛每条铁链的末端,都有一只手再拉扯一样,顿时狠狠拴住了我的脖子。

    我被突然一卡,剩下的一口气顿时吐了出去,整个人陷入缺氧的状态,再加上脖子被卡在,又痛又涨,登时痛苦不堪,不住挣扎。

    此刻在水里,我一点声音也发不出,痛苦间只能一边挣扎,一边挥舞手中的冷烟火,期望把胖子引过来,但也不知那老胖子出了什么事,刚才明明就离我不远,但此刻却半天没过来。

    我大脑因为缺氧开始突突跳动,而且越是挣扎,卡在脖子上的铁链就越紧,仿佛有生命一样,到最后,我终于开始呛水。

    冰冷的水灌进我的口鼻里,又因为喉咙被卡住,一部分往气管里呛,一部分往肚子里灌,就在我意识混沌,已经无力挣扎时,我感觉身边有一个人影游过。那个人影究竟是谁,我已经无力去看清,但人影游过之后,卡住我脖子的力道顿时就松了。

    但此时我整个人已经意识混沌,处于溺水中,生的希望虽然就在眼前,手脚却变得僵硬,再也无法做出任何举动。

    就在这时,我看见了胖子。他眼睛充血,大手将我脖子往上一抬,接着,凑着一张大嘴朝我接近

    操

    我被吓的一个激灵,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立刻顺着他的手奋力往上扑腾,胖子在旁边助我一臂之力,很快把我捞出了水面。

    一出水,我直接就吐了,胃里的水全部往外冒,胖子扶着我往岸上游,感慨道:天真同志,你总算有长进了。胖爷正打算给你人工呼吸,你小子就鲤鱼打挺复活了,好很好,继续努力。

    人工呼吸他娘的,还好小爷还有一口气在,否则就要留下一辈子的阴影了。

    我上了岸,有气无力的往气垫上一倒,猛喘气,什么也顾不得说。

    老胡连忙道:怎么回事怎么下去这么久我瞟了他和闷油瓶一眼,发现两人腰间已经插好了冷烟火,估计我和胖子要再不上来,这两人就要下水捞人了。

    胖子抹了把水,哆哆嗦嗦的穿衣服,道:别提了,我们在水下发现了墓道口,不过已经被封死了。接着,胖子将我们的经历叙述一翻,便道:后来,不知从哪里冒出几条怪模怪样的大鱼,咬着铁链子就不放,我刚想要不要抓一只鱼来研究,就发现天真无邪同志在哪儿跳舞似的扑腾,过去一看,才发现他被卡在铁链里了。我当时就觉得不对这些鱼什么不咬,怎么专咬铁链子,这是谋杀啊,裸的谋杀。

    老胡道:后来呢

    后来后来我把那些鱼赶跑了,它们力气挺大,不过比不上胖爷手里的刀子,想当初,胖爷在昆仑山的冰河里,鲨鱼大的人脸鱼都杀过,更别说这几条小鱼,几下就解决了。

    我踹了半天,总算缓过气来,但胸口还是隐隐作痛,一时间郁闷难当,世界上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那些鱼会有那么大的力气什么不咬,专咬铁链子

    难当那铁链子上,有什么吸引鱼的东西

    闷油瓶听完,将衣服裤子一脱,穿着内裤道:我下去看看。我还没来得及阻止,闷油瓶已经带着绷带扎进了水里。我愣了愣,心里一阵热流往上涌,肯为你两肋插刀的兄弟,人这一辈子能遇到几个,我吴邪这一生,算是值了。

    闷油瓶下去了很久,水里一直没什么动静,我们刚开始还能等,到后来就都有些心急了,我刚想说再下水看看,水面上猛的冒出一颗的头颅,紧接着,他扔了一个东西到岸上。

    我们三人还没看清那玩意儿是什么,那东西就速度飞快的想爬回水潭里,只剩下一个黑溜溜的尾巴。闷油瓶的往岸上走,奇长的手指闪电般的在水里一捞,一条长着四条腿的怪鱼被他夹在了手中,不停的扑腾。

    我一看,顿时大吃一惊,这玩意居然是一条大鲵

    大鲵又称娃娃鱼,据说它的叫声很像幼儿哭声,属于两栖类动物,是国家二类野生保护动物,各个国家均有分布,但其中,以中华鲵最为珍贵,被誉为生物进化的活化石,主要分布在长江流域。

    这玩意,最长能长到米,而闷油瓶手中所夹的那只,大约有半米长,被闷油瓶的黄金二指夹在,不停的扑腾,叫声真的如同幼儿哭声一般,让人听了有些不忍。

    我听说这玩意十分耐饥饿,养在净水中二三年不进食也不会饿死,但它生性凶残,遇到食物短缺时,连自己的卵都会吞吃掉。

    这地方居然会有中华鲵,看来还真是块风水宝地,不过闷油瓶抓这东西干嘛